病猫

病猫/杨彻

头像画师辰星
背景画师阿氢

此号为刀乱同人主页。偶尔会发一点小牢骚和日常。会清主页。

我流本丸 综合乙女婶
正片以自家审×刀为主cp
现在偶尔会发点以审神者为主的互动

乙腐通吃。喜欢就推,慎关。

【刀乙女/all婶】关于审神者和他们的吻


亲吻什么的,果然很好啊
100fo福利
感谢你们对我的支持

——————————————

关于他们的吻

——————————————

压切长谷部

他屹立在你面前,恭敬地等待着主命。
即使成为了情侣也是这副主仆样的关系,实在无聊。你这么想着,手肘立在桌上杵着脑袋歪着头看着他。他被你看久了有些许不安,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主……我怎么了吗?”男人疑惑的表情有些可爱,你抬抬手示意他过来。你伸出手,他不知道该怎么做用手轻轻握住,身体微弯伏在你身边,迷茫的眨眨眼睛。
“恋人这时候应该做什么?”你开口问他,男人愣了下后垂下眼笑出了声。
他的手微微用力把你的手往上拉了下,不等人反应你就感觉到被他拉住的手的中指和无名指的指节有一阵温软的触感,那感觉在你手上停留了一会儿缓缓离开。男人握着你的手,再次往刚才的地方用嘴触碰了下,带着温柔的笑容。
“这么做吗?”

——————————————

小狐丸

总是粘在你身边,赶都赶不走。
办公的时候会感觉到一大坨毛茸茸的东西凑到身边,转头看是他把头抵在你的身后;坐在一边休息会被靠腿;夏天正需要凉快的时候也会被热乎乎的抱住……是时候和他说一下了吧。你这么想着,却总是找不到适合的时机。
在你认真办公的时候,那个离不开主人的大家伙又过来了。你轻叹一口气把笔放下,放松自己往后刚好靠到他的怀里,秋季微凉,他的体温刚刚好。
“主人不继续了吗?”他的脑袋微歪轻轻靠着你的头,一手杵地支撑一手挽住你的腰。
你无奈:“你这样根本无法集中精神嘛……”
这么说着,你的手抬起摸着他的脸。指尖触到柔软的头发,一时兴起用手指卷着玩了起来。
他听到你这么说轻叹了声,摸上你在他脸上的手。忽然侧脸,柔软的嘴唇在你的手心中亲了下发出“啾”的声音。
你想缩回手却被他紧紧抓住,抬头看他,他的半张脸被你的手遮住。手上感觉到一片湿热,相比是他舔了下。
“那让小狐来帮主人集中下注意力吧?”

——————————————

三日月宗近

最近烦心事众多,需要静心。否则大概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你是这么告诉他的。他听你说完点点头,然后拉起你的手和你在这半夜时段上了自家的屋顶。
天上并不是星空灿烂,但圆月与几点斑斓也很美。他与你并排坐着,那双好看的眼睛在月下温柔地看着你,嘴角带着一如既往的笑容。
你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你烦心的、难过的、不解的……他安安静静地听着,在你带着哭腔的时候用手轻轻地抚摸着你的后背。
“啊、抱歉,说多了……”你抬手擦了眼角快要流下的泪水,用力了口气却不小心被呛到,大声地咳嗽起来。他忙贴近你的身体,毫不介意地用手帮你擦掉没忍住流出的泪水,一只手在你背后有节奏地拍着。
像是在哄一个哭泣的小孩子。
“主人只需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很好了。”等你慢慢平静下来,他对你说。
男人抚摸着你的头,轻轻把你的头按向他。他低下头,在你的额头蜻蜓点水般啄了口。在你愣住时又把你按在他怀里,头倚着他的肩膀。
“我会一直在这里。”

————————————

五虎退

最近他的表现很是出色,是时候给他些奖励了。但又不知道应该给什么,每次去问他都会被人诚恳的拒绝态度拒绝掉。必须采取点强硬的态度了。
“主人,我真的不需要……”他乖巧地现在你面前,和之前一样只是摇摇头。再怎么逼问也只是摇头。
“这是命令。”没办法了,只能用这个理由来威胁一下了。
对方不知所措的表情实在惹人怜爱,手中抱着的小老虎抬起爪子按在他的肩膀上。他咬着下唇不安地抿着往下撇。过了许久,他小心翼翼地问道:“我可以亲亲主人吗?”
当然可以。你点头,然后看着小孩像是中了大奖般笑起来,走到你身边。他抬着头看了你一会儿,踮起脚来在你的脸颊上轻轻亲了下。
“我最喜欢主人了……”

————————————

鹤丸国永

一时无聊就想和他玩游戏,你们约定好谁先被对方吓到就谁输。
你猜他的那些不过是小把戏,只要提防着点就可以了。你和他在走廊上相遇。你退后两步已经做好被吓的准备,却迟迟不见他动作。
“我找你有点事。”他这么说着走过来。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你放下的提防,无所畏惧地往他的方向走过去。你到他面前抬头疑惑地看着。
他把一只手遮在嘴边,看起来准备和你说悄悄话。你为了方便踮起脚,看着那张俊美的脸孔慢慢向自己伏下来。他双唇微张,看起来有什么要说。
“啾。”
一个吻迅雷不及掩耳地点到了你的唇上,你大叫着退后了两步。
“哈哈,你输了。”

————————end————————

评论(5)
热度(194)

© 病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