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猫/杨彻

病猫/杨彻

头像画师辰星
背景画师阿氢

此号为刀乱同人主页。偶尔会发一点小牢骚和日常。会清主页。

我流本丸 综合乙女婶
正片以自家审×刀为主cp
现在偶尔会发点以审神者为主的互动

乙腐通吃。喜欢就推,慎关。

【刀乙女/次郎婶】嗜烟饮

【正常本丸

很喜欢次郎那种豪爽的性格
审神者是个不良少女,嗜烟,家庭极度不和谐。
最近情绪低落,和次郎相处意外地特别舒服
r15,有一定的伪肉情节

————————

嗜烟饮

————————

凉烟从嘴中缓缓吐出,变化莫测的烟雾在空中扭曲成病态而柔和的形状。渐渐模糊模糊了视眼,低下头揉了揉眼睛,嘴中又用力吸了口烟。

鼻子好酸。
审神者抬起手用力揉了下鼻子,把口中的烟用力吸去肺中又缓缓呼出。
空气中满是烟味和淡淡的薄荷香味,后者是女士烟特有的气味。
“有什么烦心事吗?”一个长发的高大男人推开门,一手拿着一壶烈酒,一手拿着两只酒碗。他坐到面无表情的女孩旁边把两只酒碗放在地上,倒好酒后把其中一碗放到女孩面前。
“来喝酒吧?”这种时候只有次郎太刀敢来打搅心烦意乱的审神者,作为近侍他总是黏在她身边,而她就需要这种可以随时包容她的人。
审神者咬着烟,烟头的随着嘴的动作轻轻晃动:“会醉。”烟是目前让她保持平静的最好方式,就像毒品于瘾君子,发作的时候使用一下就能正常过来。她眯着眼睛看着近侍半躺在地上,轻笑道:“我新带来的烟草,要不要来试一下?”
说着她把淡绿色的烟盒递过去。次郎拿过这个没有自己巴掌大的盒子打量了下,又凑到鼻子前闻了闻,摇着头放回审神者手边。“不了,我不喜欢。”
这是好东西,可别错过了啊?
审神者这么说着,把快到头的烟头摁灭在铺在一旁的小手巾上,洁白的手巾被烫给了一片黑。
白酒在喉头热辣无比,审神者喝了口后连连咳嗽。她的豪爽只在与朋友在酒吧中的啤酒和鸡尾酒中展现得淋漓尽致,面对真正的白酒却无所适从。
女孩呛得弓下了腰,次郎探过身去拍她的背。大手顺着她的脊背划下,意外地有效果。
“你看,还是烟适合我吧?”
女孩头发凌乱,慢慢地缓了过来。她拾起地上的烟盒抽出一根咬在嘴上,到不远处的蜡烛那边去点火了。
天色微暗,女孩两指伏在嘴上夹着烟,慢慢往跳动的烛火靠过去,清秀的脸上眼睛微闭,上半身被烛光照成橙黄色。
次郎趴在地上杵着头,双脚交叉地晃来晃去。他看着审神者的烟点燃,吐出一口后缓缓开口:“我想起我刚来到这里的时候。”

他已经准备好迎接主人异样的眼光了。即使他是穿着自己最喜欢的衣裳。
次郎太刀踏进审神者的房间。刚进门就见到一个女孩跪坐在地面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然后眉毛一挑愣了会儿,过了良久开口道:“衣服不错啊,挺好看的。”
这是审神者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不是问他的性别和性取向,也没有尴尬的感觉。真是让人喜欢极了。
他成为审神者的近侍也只是个意外。
审神者是个不喜欢听人唠叨的人,对于每次都劝她不要抽烟的人她总是很不耐烦的。
那天她第一次在次郎面前拿出她的烟,次郎拿了根在手上把玩,好奇地说:“这是什么,牙签吗?烟草?哈哈哈哈,太小了吧?”
这个举动似乎激起了审神者的好感,然后就设他成为了近侍。
有次他问审神者:“主人为什么选择我做审神者呢?大家都觉得我不太靠谱的样子,因为我总是在喝酒。”
“因为你会扎头发。”这个回答让次郎一愣。方式审神者才午睡起来,头发乱七八糟。她坐在地上,叫次郎帮她扎头发。
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审神者总是披散着头发来到本丸。

审神者心里有一堵高墙,把所有人拒之门外。
而次郎是直接把墙砍了,带着酒和酒碗大笑着,对在心中那座小黑屋里角落缩成一团的小姑娘说:“主人,来喝酒吧!”
然后那间小黑屋就多了一个高大的男人,一壶酒,两个酒碗。

审神者缓缓睁开眼睛,本想起来脑袋却一阵钝痛,于是又躺下。
窗外照进几缕阳光,可以看到白色的灰尘在上下飘舞。窗外晴空万里,猜测已经上午了。
她翻了个身,看到近在咫尺的男人的脸。自己的长发于对方的长发纠缠在一起,像昨晚的两人。
想起来了。
夜晚的喘息。
她低头捂住脸,身体微微曲起。脑袋抵在男人结实的胸口上,上面有属于自己留下的红色印记。
感受到了怀里的小动静,太郎睡眼朦胧地睁开眼睛,对着怀里的少女笑道:“主人早上好……”
“你还真是敢啊,我还未成年嗳。”审神者闷声说道。
“哈哈哈,昨晚喝醉了就没想起来。”
他抬手抚摸着她的头,低头亲吻她的头发。忽然想起什么,他拍了拍审神者的背。
“我记得审神者的生日……是昨天来着?”
“我的出生时间在夜晚十一点半,”像是同样想起什么,审神者抬起头与次郎对视。
嗯,没犯法。
审神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抬起来闭着眼睛。
次郎知道她想干什么,轻笑声后低头吻了下去。
审神者的嘴里有着独特的烟味,混杂的酒的味道。比次郎喝过任何一种酒都香甜可口。

“便宜你了啊,大美男。”

——————end——————

评论(2)
热度(39)

© 病猫/杨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