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猫

病猫/杨彻

头像画师辰星
背景画师阿氢

此号为刀乱同人主页。偶尔会发一点小牢骚和日常。会清主页。

我流本丸 综合乙女婶
正片以自家审×刀为主cp
现在偶尔会发点以审神者为主的互动

乙腐通吃。喜欢就推,慎关。

【刀乱/赠文】归

◎一篇送给我退圈然后又回游的混蛋哥哥的文章。 @杨彻
◎是未定来到表哥杨彻的本丸的故事。
◎大家都是温柔的孩子。

——————————

——————————

自然醒来的时候已临近午时。艳阳高照在天空之上散发着炽热温度,空气中带着淡淡的檀香气味,让人放松而懒散。光线照进房间之中,鼓起的被褥里慢慢动了起来,小男孩带着刚睡醒模糊地哼声从被褥中钻了出来。

“唔……主人?”五虎退揉着眼睛环望四周,不断寻找那人的身影。自己很爱赖床,今天却没有被强行叫醒很是奇怪。

找了一会儿也没见到所想之人,大概是有事出去了吧。他伸了个懒腰从被褥中出来缓慢地穿好衣服。从窗子能看到外面已经长大的的老虎们懒散地躺在草坪上晒太阳,而主人的身影却从未出现。

厨房,书房,大厅……当最后的储物房也被翻遍后,五虎退不安地找到了正在坐廊喝茶的三日月宗近和莺丸。

“那个……请问一下,主人大人去哪里了?”

莺丸带着笑容看着他,“不要这么紧张,也许是有急事回现世了。我今天也没见到他。”

“但是以前不管发生什么急事,主人一定会先和我说一声的……”

三日月微笑着抿一口茶,低眸看着茶中自己带着新月的瞳眸。他发出轻轻一声“哼”,然后对五虎退道:“或许这次与往常有些不同吧,嗯……没准是去调整整整整心情也不一定,哈哈哈……”

三日月的笑声在此时竟让人觉得有些沉重。

主人大人……

五虎退咬住下唇,双手紧握看向本丸大门的方向金色的眸子往阳光下格外闪耀,散发出了湿润的光。

堂真未定来到这个本丸时是髭切帮她开的门。

“购物回来了吗……啊呀,是您啊。”髭切有些惊讶,但似乎更多的是失望。

未定不是这个本丸的原主人,但她时而回来串门,这个本丸的刀都是认识她的。她站在门口打量着这个主人长期没有回来的本丸,并没有想象中的脏乱差,却过于安静了。随手摸一把木头也没有灰尘,干净整洁,像是在等什么人回来一样。

可是那人做事总是随性而坚定,他回来的可能性……未定轻叹了口气。

一阵跑步声传来,白发小男孩带领着其他人跑了过来。

“主人回来了……唔,未定大人。”失望的情绪如同炸药一般瞬间蔓延了整个本丸。尽管并不针对自己但未定还是觉得自己不应该来着地方。

给他们幻想又把希望泯灭。

“未定大人来这里有什么事吗?对了,主人什么时候回来呀?”乱拉住未定的手甩来帅去,黄色的头发摆动着很是可爱。

他大抵是不会回来了,我应该怎么告诉你们?

未定咬了咬牙,宣布道:“我是未定,相信你们都知道我是谁。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帮你们那个不负责任的审神者做些政府要求做的工作,以保证这个本丸能正常的运作下去。”

没有审神者的本丸,时间一长只有两个结局:暗堕成黑暗本丸,或者是被政府收回。

这么糟糕的事情怎么可能让它发生呢。即使不是自己的本丸,即使这只是自己无聊地爱管闲事,但怎么可能让这个地方变成那样呢。

每个本丸的刀会因为审神者的性格而在刀本身上做出微妙的改变。比如未定本丸的鹤丸恶作剧会对所有人做,而这里的鹤丸恶作剧只针对这里原本的审神者杨彻。

“原来不是他呀。不过未定大人能来这里也这是吓到我了。”鹤丸笑嘻嘻地看着未定,但眼里似乎并没有笑意。

未定咽下唾液继续说着:“你们的审神者杨彻,在现世有一些事情,很忙……所以来不了这里。”也许是不会再来了。后半句在出口的时候换了。

“那未定大人,今后还请多多指教咯。”药研是一个成熟的人,对未定主动伸出手,握手的时候能看出他在苦笑。这里的人都在掩饰着自己悲伤或失望的情绪,但为了让这里正常运作下去不接受是不行的。

他们在等待,不知道那个人是否知道这件事。

未定不想改变这里的任何事情,她走到正在望着外面发呆五虎退面前伸手摸了摸这个可怜楚楚的孩子。“请多多指教了,五虎退。”

他是原主人的近侍,很多事情他要比自己清楚的多。他金色的瞳眸湿润着看着未定,有些惊讶她继续选择自己。“啊,我……是,未定大人。”

男孩的手很小,手指指十分纤细,但握着女孩很是有力。使得她不由自主地想着,被这样的手握着,那个人是如何挣脱的呢。

午时的温度是令人昏沉的。未定坐在桌子前困得勤勤点头,每次勉强清清醒都晃晃脑袋。

最终她放下笔,伸了个懒腰。目光看向安静地站在旁边的五虎退,他似乎是在发呆,木讷地望着没有动静的前方。那只总是跟着他的大老虎躺在腿周围闭目养神,尾巴慢慢晃动着。

“在想什么吗?”

“啊,对不起……我……”做错事的小孩转过来鞠下躬,神色之中尽是诚意,令人不忍欺负。未定让他站直,再次问了最开始的问题。

男孩愣在原地。窗外阳光将他照耀得如同一只精灵般美丽,他表情保持着有些犹豫地样子看着未定,最终在未定的目光中败下阵来。心中之事所带来的悲伤不断涌上来,他低下头望着自己的脚,声音带着颤抖。

“我在想……主人大人他,是不是不会回来了。”

未定下意识眨了眨眼,故作镇定地嗯了声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主人他以前不管什么时候要回现世,都一定会和我说的……但是这次他没有,而且出去了好久……嗯……这次回来的人还是未定大人……”声音之中的酸楚透过空气蔓延到听者心中,哭腔越来越明显,未定发现五虎退的脚边有几点湿润。

他抬起头来看着未定,眼泪早已流出。男孩每眨一下眼睛都会流出水滴,他想努力截止自己哭泣却无从效果,无可奈何只能抬起手用手背擦去自己脸上的泪水。一边努力地憋着一边问未定:“主人大人他……是不是不会回来了?未定大人,是不是这样?”

五虎退作为那个人最宠爱的刀,在这方面估计也是有所预感的。未定看着那个无法停止哭泣的小孩,愧疚感如期而至。她起身抱住五虎退,让他抵着自己的肩膀,手轻轻抚摸着他的头。柔软的白发让她有种抱毛绒玩具的错觉,只不过现在需要治愈的是这个毛绒绒。

“果然……”

被抱住的五虎退哭得更难过了。这个拥抱无疑就是无声的承认,主人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未定感觉到自己肩膀很快就有一片潮湿。她拍着怀中人的后背,嘴中轻轻说道:“对不起……”

被抛弃了啊,是因为自己不够优秀吗?

因为自己不够强,还没达到主人的希望吗?

早知道,就更努力一些了啊……

懊悔之心充斥着,使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未定从只言片语中隐约感觉到五虎退似乎在责怪自己,随着小孩的无力一起缓缓跪在地上。手紧紧拥住他,现在只能做的只有这样而已。

“不是你的错,才不是你的错!”

是那个混蛋的错!

市中心步行街中有一个酒吧,虽然是个静吧但却因为人多而变得很热闹。伴随着优雅音乐和调酒师器具发出的声音,不明亮的灯光在酒吧里照耀出星空,将人们欢笑的样子倒影地格外清晰。

玻璃门上的小风铃因为被人开门而发出“叮——”的声音,店员们的目光往来者身上望去。

一个在吧台里擦拭酒杯的服务生习惯性地说了句:“欢迎光临‘暖流’……”话音未落他看见了来者的样子,是个身披羽织的制服少女。认出她是谁后服务生用手肘轻轻抵了下身后调酒师的腰:“杨彻,找你的。”

调酒师原本额上的微长头发被一个宽发夹别到头上,这样使他看起来更加活泼而阳光。他一边把器具中的酒到在高脚杯中一边微微转头打招呼:“呀,怎么想着来这?”

未定难得地把自己的散发扎起来成高马尾,她坐在吧台边的高脚凳上,随意点了杯酒后开门见山地敲了敲桌子问道:“给我个准数,什么时候回职?”

“回职?回什么职?我现在就坚守在想自己的岗位上啊。”未定差点忘了他装傻的能力一流。

“什么时候回继续去做审神者?”

杨彻顿然不语,转身继续调酒。就在未定准备继续追问时刚才那个服务生有些惊奇地插嘴:“审神者?就是政府新出的那个职位吗。听说工资待遇不错,就是很危险……嗯,杨彻原来你是啊,从来没有听你说过呢。”

“是,是。”男人再次转过身来,把未定点的东西缓缓推到她面前,面带职业笑容对着她眨了左眼,“你也听到了,很危险不是吗?我是个正常人,没有任何可以抵御那些东西的能力。未定,我只想正常的活下去。我奶奶和我的猫都是如此期望的。”

所以为什么要抛弃他们呢?

因为想正常的活下去。

因为我想,因为我不想做审神者了,因为我是个随性而坚定的人。

透过现象看本质,但听到如此正常的回答后未定反而不知道如何继续劝说了。杨彻是个任性的混蛋,这种时候就算拿刀抵着他脖子也不会有用的。

最终叹了口气,把桌子上的酒一饮而尽后冷脸离开。

杨彻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发了一会儿呆。直到同事将他拉回下意识。

“为什么你表妹要把你拉回那个危险的岗位上?”

“大概是女孩子都感性着点吧。”

忽然有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们了。未定有点紧张地回到本丸后夜色已深,五虎退和短刀们似乎已经入睡,大厅里有几个人在闲聊,地面上摆着酒壶和几只酒杯。

不动行光率先发现了未定,抬起手打了个招呼。当发现未定身后没有人后轻笑一声继续喝酒,等到未定来到身边后不知道自言自语给谁听,“果然……嗝,他已经抛弃我们了呢。”

“……”

次郎侧躺在地上衣冠散乱,长发流在地上。他轻轻拍了拍身旁的位置让未定坐下,然后伸出手拍了拍未定的后背安慰道:“未定大人不必自责,毕竟那是主人自己决定的事情呢。”

太郎在旁边点头,将酒杯填满挪到未定手边。

女孩抱着腿坐下来,额头抵在膝盖上。尽管莫名的悲伤蔓延至全身但还是坚持着没有哭出来,她咬着牙尽力把自己的情绪控制住,大大地呼了口气。

“我没有把你们的主人带回来……”

他是否抛弃了你们,现在我也说不准了。

其实都知道,只是不想说出来而已。

次郎缓缓起身,黑夜之中他看不清女孩的脸庞,唯一能做的只有像安抚动物一样。手揉揉她的头,顺着长发滑到后背又拍了拍。

过了许久,静寂之中隐约有女孩轻轻吸鼻子的声音,但她抬起头来只见眼角红红的双眼,仍旧没有哭出来。

次日早晨见到了五虎退,他见到未定是眼睛也是红红的。只是打了个招呼断然离开,也许只是不想接受主人仍旧没有回来这个事实。

未定接管了这个本丸一段时间,石切丸在此期间成为了本丸里第一把毕业的大太刀。

“终于拥有自己最强的实力,但是……主上看不到,总觉得有些可以呢。”

未定当作没听到。

某日夜晚,原本安静的本丸忽然变得热闹起来。

未定听到房外众人快速跑动的声音拉开房门,她不知所措地看着大家往大门跑去,五虎退整好路过。

她本想叫住他的,但无意看到男孩金色的眸子里尽是希望的光便闭嘴了。能来到这个本丸的人无非都是审神者,而除了自己以外能来到这里的人……

忽然想到什么,她也跟随着跑去。

“我回来了。嗯,看来我不在的时候被打理得不错……哇!不要全部都扑上来!”

“主人大人……”

“我是不是被你耍了?”女孩不爽地踩了杨彻一脚。

男人哎哟了声然后耸肩道:“我是说过我不回来,不过你忘了我是什么样的人吗?”

没节操没下限,没脑子没原则的社会垃圾。未定总算是想起来一句话总结杨彻的话。她气得又准备踩他一脚。

男人退后两步躲开了。

“谢谢你帮我照顾他们啊。”

“滚吧。以后这些事你自个儿处理。”

——————————end——————————

评论(3)
热度(26)

© 病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