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猫/杨彻

病猫/杨彻

头像画师辰星
背景画师阿氢

此号为刀乱同人主页。偶尔会发一点小牢骚和日常。会清主页。

我流本丸 综合乙女婶
正片以自家审×刀为主cp
现在偶尔会发点以审神者为主的互动

乙腐通吃。喜欢就推,慎关。

【刀乙女/all婶】本丸奶爸大作战(c伊达组,d大太兄弟)

◎一个时隔很久的连载,慢慢摸鱼

◎前篇戳主页或者标签

◎忘了原本的剧情发展了。

————————————

大作战1

——————————

本丸奶爸大作战

c.

“主现在是小孩子了,在饮食方面得更加注意才行。”

烛台切把最嫩的菜叶捏了下来,放到装东西的背篓里。脑子里想着今晚上是做蔬菜粥还是皮蛋瘦肉粥。

主上平时十分喜欢吃荤食,可清淡的素食更适合小孩身体消化健康。他这么考虑着,转头看到正在离开的大俱利伽罗。“偷懒可不好啊?”

大俱利伽罗回答:“上厕所。”

上完厕所一身轻松地出来后,不远处草丛一阵声响,好像是有人在里面。

这个本丸里都是认识的人,有什么必要藏在草丛里?大俱利伽罗不悦地盯着草丛,用行动告诉对方包吃已经发现了,还是快点结束这种无聊的游戏。

然后又是一阵声响,从里面爬出来一个四五岁的小孩。身上的衣物都被泥土弄得脏兮兮的。正一脸无辜地看着大俱利伽罗。

忽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他早上就听说过审神者变小孩这个事情,现在不想却碰到了。关于小孩他基本上从来没接触过,现在面对如临大敌,全身紧绷脸部僵硬。

本来看起来就不友好的脸配上面部的僵硬线条顿时更加恶劣,别说是个小孩,就算是个大人,怕此时也担心大俱利伽罗下一秒会一拳头挥下来,

于是小家伙毫无疑问地被气场吓哭了。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大俱利,单是靠面部表情都能把人吓哭,我都没这个本事……”

听过事情原委的鹤丸笑得十分夸张,眼泪都笑出点挂在眼边。旁边已经不哭的小审神者一脸懵地看着他。

想到大俱利伽罗单手抱着小孩,小孩十分小声地哭着,还用手捂着自己的嘴一副担心抱着她的人会吃了她的表情,就十分喜感。想到这里鹤丸笑得更加猛了,弓起身子趴在地上直捶地,笑得太过分连声音都出不了了。

“我只是觉得很惊讶而已……”大俱利伽罗杵在门边抱着手。

“不应该是惊喜吗?上个厕所都能碰到自己出来玩却迷路的小主人……”

鹤丸抬起手把挂在眼角的泪水擦去,然后笑着对小审神者伸出手。“主人你好,虽然你大概是记不得我了,不过没关系,我是鹤丸国永……”

小家伙打量了他一会儿,被那个友善的笑容迷惑了,准备伸出手去抓住那只大手。

“呼!”

忽然之间,鹤丸摆了个鬼脸,忽如其来的大声把大俱利
伽罗都惊得身体一抖。

审神者愣了许久,抽泣起来。

鹤丸顿时慌了:“啊啊啊?为什么要哭?”往常这个时候主人都会笑他幼稚之类的啊?

门响声后烛台切抬着一箩筐菜叶进来,看着觉得梨花带雨的小孩有点懵:“怎么了?”

听过事情原委后,鹤丸后脑勺挨了一巴掌。

“现在的主人是小孩子,当然领会不到以前的笑点了。你这样无非是变本加厉地让她受到惊吓!”然后烛台切抱起审神者,她因为衣服太脏而被脱掉了,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白色里衣,“主人你穿的太少了。”

鹤丸抱着脑袋吐槽的同时说出来围观的大俱利伽罗的心声。

“所以你为什么觉得主人现在能听懂你说什么?!”

d.

本丸专门建造的小仓库中。

次郎太刀看着面前一排被他拿出来的酒,掩嘴小声地笑着。

这么多酒,应该从哪瓶喝起呢?他把酒一瓶一瓶地拿起来看着,是应该先喝主人从现世带回来的西洋酒呢,还是从自己最喜欢的清酒来?

主人总是限制自已的饮酒量,如今她管不了了,那就放纵一下吧。

好像只有次郎一个人是这么想的,因为就在他准备打开那个名为“啤酒”的酒时,太郎太刀从门外冲了进来,迅猛地把手中的酒夺走了。

“大哥!”他对兄长此时的行为相当不满。“明明平时就喝的很少,偶尔喝多一点也没关系——”

话音未落太郎把他刚抬起来的清酒也夺了过去。面无表情地看着弟弟:“这是主人的东西。”

“可是……”“没有可是。”

似乎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次郎沮丧地低下头,努着嘴巴。眼神却在往后撇,他刚才早在太郎出现之前有先见之明偷偷用一瓶酒把自己平时带的酒瓶填满了。

就在这时,有一小个身影正在往两人走来。

兄弟两人低下头,见到小女孩笑嘻嘻地看着他俩,手指着那一堆酒含糊不清地说:“要吃……”

次郎终于把他梦寐以求的所有酒都喝了一次,酒寮在这一天被搬空。

太郎看着审神者用牙齿咬一瓶红酒的木塞咬了半个小时,木屑估计吃了不少,酒倒是一滴都没出来。

他终于看不下去了,把瓶子从小孩嘴里夺出来,修长的手指捏住木塞借力一扭,只听“啪”的一声木塞就出来了。审神者立即冲上来抓他的衣袖想把他的手拉低一点。

小孩子不能喝酒吧。虽然审神者还是大人的时候会陪着他和次郎喝不少,但如今这个女孩子是个不如短刀那些孩子们的幼儿。太郎那些酒瓶把手抬高,小家伙抓着他的手袖不肯放开愣是被提了起来。

看着审神者坚持不懈的样子,又被她用水灵灵的眼睛祈求着,太郎无可奈何。他找来一个小玻璃杯把酒倒得铺了个杯底递给她说道:“只可以喝这点。”然后带着酒瓶出去了。

红酒的度数本身不算太高,加上酸酸的口味刺激味蕾。只有一点点小孩通常是尝不出口味的。女孩一口气把红酒灌进去,颇没变小时的风采。她打个嗝,巴咂下嘴巴觉得有点不尽兴。

旁边的次郎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看兄长走远后向小孩招了招手,又给她填了小半杯酒。

“快喝,不然等大哥来就没机会啦。”

太郎回来的时候已过许久,他看着地上不顾形象躺着睡大觉的两人有些头疼地揉揉自己的太阳穴。

自己的弟弟且不管,为什么小孩也会睡得那么熟?

处于某种直觉,他拿起滚落在一旁的小杯子凑到鼻子旁深嗅一口,果然闻道了比红酒要浓烈更多的酒精味。再看次郎的酒瓶,顿时知道了怎么回事。

真是两个小孩子……太郎这么想着,把床铺展开后将审神者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小孩红红地小脸如同发烧似的,张口又打了个嗝。

等次郎醒了,罚他一周不准喝酒吧。太郎暗暗决定。

tbc——

评论(1)
热度(92)

© 病猫/杨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