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猫

病猫/杨彻

头像画师辰星
背景画师阿氢

此号为刀乱同人主页。偶尔会发一点小牢骚和日常。会清主页。

我流本丸 综合乙女婶
正片以自家审×刀为主cp
现在偶尔会发点以审神者为主的互动

乙腐通吃。喜欢就推,慎关。

【刀乙女/小狐丸婶】审神者和大狐狸的某天

◎刀婶向,小狐丸×女审神者

◎别名:审神者和小狐丸没羞没躁的一天。

◎审神者是个女司机。原型是我前女友。长着幼女脸实际上今年23岁。

——————————

审神者和大狐狸的某天

——————————

胸口被什么东西压住了,喘不过气。她的脑子闪现出传说中所有会导致鬼压床的妖魔鬼怪,心跳变得无比沉重,如同马上就要被魔鬼捏爆一般。她张大嘴努力呼吸着,嘴边似乎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刺着她的下巴。

终于,少女醒来了。她睁眼时对上窗外透进的阳光顿时闭上双眼,再次睁开后她发现有一坨白色的发毛球埋在她的胸上。

那是她的近侍小狐丸。此时高大的男人紧紧抱着她,脑袋紧紧埋在少女不算很大的胸里,双眼紧闭,气息平稳,睡得正熟。而女孩的双手也自然地抱着他的头。

原来胸闷的原因是这个。女孩小心的把身体挪开了点,却又被捞了回去。她无奈翻了个身,男人的头边抵上了她的后脑勺,稳重地鼻息喷洒在后颈间,有些痒。

“主人,您醒了?”声音带着男性起床是特有的小小嘶哑和磁性,从耳边传进来有些刺激人心。不等少女回答,他变加大了抱人的力度,把女孩紧紧束缚在自己怀中,“为何要背对着我呢……难道是不喜欢小狐了?”

女孩子想起床也起不来,拍了拍人在自己腰间的手。“起床了起床了,放开我!”

小狐丸手一松少女就一轱辘爬起来,把睡衣整理好后用手自己睡得蓬乱的头发慢慢捋下去,小狐丸趴在床上一手撑着脑袋,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等女孩自己处理好了,他拿起自己一缕头发看着笑道:“自从和主人一起歇息之后,毛的光泽都好了很多呢……”话音未落,自己的衣物被劈头盖脸地砸了了过来,还能听到女孩有些怒气地声音:“你还好意思说,你今早上搂我搂得太紧,害我以为被鬼压床了!”

“是吗……”小狐丸回想了一下睡觉时的感受,只是觉得面前有个地方很是温暖就不由自主地更加靠近,原来今早主人背对着自己是这个原因啊。他抬眼见到少女正在背对着自己把睡裙脱下,迎着阳光她的身躯留下一道黑影,阳光把女孩的身材修剪尤其曼妙。

需要穿的衣服放在她的斜后方,男人的本性无比期待她转过来拿衣服的那一刻。尽管有些刺眼但男人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喉结不由自主地滚动了下。

下一秒,女士睡裙招呼到了他的脸上。

“色狐狸!看什么看啦!”

虽然审神者是个身高不足自己肩膀小姑娘,但做起事来还是很认真的。绑在头发上的蝴蝶结随着她低头的动作微微摇晃,坐在她旁边能看到她的睫毛如同羽毛扑腾的样子。

小狐丸却没有一如既往地黏在女孩的身边,因为女孩右手拿笔,左手拿着一个长烟斗。烟斗顶端的烟草随着呼吸变红变淡,浓郁的烟气漂浮在她的身边,像梦魇一样变幻莫测。

犬科的鼻子总是很灵的,那股过于刺鼻的味道小狐丸不太喜欢。所以在女孩抽烟的时候他很少靠近,因此女孩把烟草称为“防狐神器”。只要她想不让小狐丸粘着自己就点燃烟草抽着,那只嗅觉灵敏的狐狸就会自动离她一米之外。

终于,女孩手中的笔不再动了,并且被放了下来。小狐丸头上的两缕白发像狐狸耳朵听到动静似的动了下。他知道小姑娘这是要休息了,期待着她放下烟斗。

少女却带着和平时一样可爱的笑容拿着烟斗坐到了他面对的墙边,双腿微张地坐下了。

神器任在保持着它的作用,小狐丸不敢贸然靠近。他低眸看着女孩腿下的光景,勾起嘴角笑道:“主人,您可要注意下……”话未说开,只是抬了抬下巴。

并没有想从前一样得到流氓称号,少女笑着哼了声抽口烟,合起双腿翘起二郎腿。“就是摆给你看的,不爱看算了。”

过了许久,少女没听到小狐丸搭话,有点担心地歪头看着他。难道刚才调戏重了让他接受不能?

忽然,男人猛然冲了上来夺去她的烟斗,身体将她抵靠在墙上如同饥饿野兽争夺食物般吻了过来。女孩下意识挣扎起来,却被强硬的压下,脸被迫抬起接受着侵略性的吻。

男人嘴中的小虎牙不时会轻松碰到她的唇瓣,嘴被人强行张开,他的舌头在自己的嘴中横冲直撞,过了一会儿又变得温柔了起来,像是在品尝美味一样被慢慢舔弄起来。紧张的少女并不在接吻时呼吸,很快就被他吻得头昏目眩,因为缺氧而面红耳赤起来。

两人双唇离开的时候带出一股股银丝被男人咬断。女孩被突如其来的吻吓到,烟气被呛到肺里,在嗓子和胸口里火辣辣地疼。

小狐丸也被迫接受了不适应的气味,没忍住咳嗽了几声。他看着面前摸着脖子大喘气的少女,心疼地伸出手去帮她拍后背,却被挡开。

“臭狐狸,你想干什么啦!”女孩看起来有些生气,抬起手来准备打他一下。

不等拳头落下来,女孩被他挽入怀中。他紧紧埋在少女的颈窝上,手掌轻轻打在女孩的后背上。头发柔软而顺滑,像是被一只毛绒玩具抱住。

小狐丸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有些委屈:“你总是这样逗我……”

这样想来似乎也有道理,每次自己一这样玩他他总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被毛绒绒给治愈了,决定原谅他这次的举动。女孩侧头亲着他红红的耳廓,手摸着他的后脑勺。“坏狐狸,下次不准这样了……”

“虽然个头很大但我叫……”

“你叫萨摩耶吧我知道的,看你这样原型就一定是它。”

开场白就被少女用这种莫名其妙地方式打断了,小狐丸不得不重新审视面前这个笑的一脸单纯的女孩。女孩则无辜巴眨着自己的眼睛,那双和自己瞳色相似的眸子倒影出自己的脸。

“……我叫小狐丸。”

“什么,原来不是萨摩耶啊。”她很失望的样子,原本笑起来的嘴都往下撇了下去。然后又好奇地重新抬起头看着自己,“小狐丸,你这么高大,叫小狐丸?”

事关人名他不得不认真起来:“这不是玩笑,而且我更不是假的。我的名字有小!但是很大!”

女孩盯着他看了许久,然后噗嗤的笑了出来。“你干嘛这么认真啦……”

这是第一次见面。

梦醒,小狐丸缓缓睁开眼睛。他看到自己怀里的少女睡得正熟。像个小孩子一样蜷缩着自己的身体缩在自己怀中。不远处还放着一盘油豆腐,一片落叶飘来落在豆腐上,好像在衬托那食物有多美味。

他轻轻抚摸着女孩的脑袋,让她枕着自己的手臂。外面阳光明媚,天气温暖,两人懒得去卧室整理被褥,干脆在这里直接午休起来。油豆腐应该是鸣狐送来的下午茶吧。

就在他纠结要放下审神者还是放下油豆腐时,怀里的人动了动,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她在人怀里就伸了个懒腰,“嗯……醒了之后要干嘛?”

一时兴起,小狐丸抬手抚摸着少女的脸,轻轻揉捏了一下。

“要和小狐我一起跳舞吗?”他的额头紧抵着少女的额头,两人的鼻尖摩擦在一起缓缓交换呼吸。他看着女孩眼眸中的自己,带着坏笑而调皮。

结果他的脸被少女推向一边,“不要,滚啦。”

“小狐丸,我有个事儿挺好奇。”她忽然认真了起来,眼睛望着走廊外问小狐丸,导致小狐丸以为外面有什么,也跟着一起望过去。

他望了半天没发现什么,然后听到女孩冷静地问道:“我不在的时候你怎么处理那事儿啊?”

“什么事?”

“就是那事儿,呃,那事!”

他见到女孩已经转眼看着自己,脸白里透红。手小心翼翼地指着小狐丸的两腿之间。小狐丸立刻意识到了少女说的是什么,脸也跟着红了起来。

他一个大男人顿时变得有些扭捏。“这……主人,”他思考后给出答案,“您不在的时候我也没有那种感觉,所以基本不会处理……”

话音未落,小姑娘一手隔着摸上人跨间事物,把小狐丸吓了一跳。她轻轻揉了两下不知怎么面部表情竟然有些同情地意味,“也就是说平时都积着吧,真可怜啊。”

接着她起身离开,一小会儿又回来了。抱着许多书,都是些不厚的薄本。她正封面朝下地把书放在小狐丸面前的地板上,像一个幼师面对小朋友那样揉了揉脑袋温柔说道:“小狐丸,我希望今天你能研究研究我给你的这些书。”

对于女孩的要求小狐丸几乎是百依百顺,他点点头后看着审神者欢天喜地地离开,有点失望地撇了下嘴。

恋人之间是要有互相的独立空间的。这个到底小狐丸总是不懂,他总喜欢一有时间就粘着主人,狗皮膏药一样分都分不开。

如今终于算是稍微解脱了一下,女孩从足够玩到了晚上打着哈欠回卧室。

一开门她就见到侧躺在被褥上沐浴着烛光的小狐丸。男人一手杵着脑袋,衣服胸口处大开着能清楚见到结实而性感的胸肌和腹肌,唇角微微翘起小小张开,小虎牙露了出来。

他带着笑启口“主人给的书小狐钻研了一下午。”

少女心跳加速的咽了下口水。“啊?”

“主人……要来享用小狐吗?”

“只是名字里有小而已哦。”

——————你以为有车吗车想了没有的——————

评论(4)
热度(87)

© 病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