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猫

病猫/杨彻

头像画师辰星
背景画师阿氢

此号为刀乱同人主页。偶尔会发一点小牢骚和日常。会清主页。

我流本丸 综合乙女婶
正片以自家审×刀为主cp
现在偶尔会发点以审神者为主的互动

乙腐通吃。喜欢就推,慎关。

【刀腐/退审退】忍

◎审刀审,男婶×五虎退。腐向,腐向,腐向。

◎因为我最喜欢退了,所以男婶是以我为原型。

◎我家小男友怎么嫖,在线等,急的。

——————————

审神者的房间有奇怪的声响。

五虎退在外面看着,烛光透出里面的影子,能看到里面有一个放大的男性身影如同鬼魅般在一蹦一蹦的,同时伴随着咚咚的响声。

这情形大概持续了几分钟就停止了。五虎退抱着一只小老虎上前敲了敲门问道:“主人……你怎么了吗?”

里面闷了下,男声从里面穿出:“没事,你快去睡觉吧。”

杨彻在房间里看着刚才被自己踩了几十下现在已经基本是废书的本子,觉得还不解气。他盯着跳动的烛火发了会儿呆,然后把本子烧成灰丢进了垃圾桶。

这本本子是五虎退的同人本,审神者强上退。

如果刚才五虎退仔细听的话,会发现主人一边踩着书一边还骂着:“什么人渣还玩强的,信不信一期一振掐死你!退都哭了还不停下,妈的混蛋……”

审神者杨彻,近侍五虎退,暗恋五虎退。

如果不是自己时间停止的话,今年自己就已经二十岁了。

杨彻忽然无聊计算起自己任职审神者的日子,反应过来已经想起来自己在这儿已经三年了,喜欢上五虎退,差不多也三年了。

自己对五虎退并不是是一见钟情的。是遇到五虎退的第三天,他就确定了自己喜欢他的感觉。向来急躁的自己,在这种近乎亲密无间的生活环境里,暗恋了五虎退三年。

原先杨彻觉得自己就算是在这个男人世界里,就算喜欢应该也是乱藤四郎、至多就是次郎太刀那样的角色,可是不偏不倚,那种心跳不已的感觉和性欲就只对着五虎退有。

嘿哥们,你弯就算了,人家还是个小孩儿。

从人类道德理论上讲,这也是够死刑的。

“主人,最近脸色不太好啊……”

反应过来的时候,五虎退已经站在杨彻的办公桌旁边,弯着腰看着他,距离近得再凑近几厘米就能发生着梦寐以求的事情。杨彻被吓得往后退了下,然后面不改色地摆摆手:“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耳朵都快红得滴血了。

五虎退直起身子迷茫地看着他,小老虎们爬来爬去,有一只顽皮的已经爬上了桌子,脚上还粘上了不少墨汁,趁人不备正一脚一步地踩在杨彻写了一半文件稿上。

五虎退率先发现了,哇哇哇地把小老虎抱下来。

杨彻低头看着纸上一排梅花般的小脚印发呆。而五虎退把这当成了主人生气的特征,忙抱着小家伙连连道歉。“主、主人。对不起……”

三年里,主人从来没有发过脾气。所以他也不知道主人生气到底是什么样子。

杨彻听到道歉声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大概理解原因后笑了笑,伸手摸了摸五虎退的脑袋:“没事,正好这是废稿。”

五虎退任主人摸着自己,微微抬起头。

因为主人很温柔,所以我最喜欢他了。

生日,也是三周年的纪念日。

这很巧合,所以本丸里必定是热闹的。

本丸里私自建的酒寮在这天被搬空,提前一天采购好的东西被大家拿出来摆在山上的那棵樱花树下。

“主人,今后也请多多关照啦——”

男人们碰杯后畅饮,连莺丸都难得把茶杯变成了酒杯。

火辣的酒液以喉咙流下,杨彻用手袖把嘴边残留的液体擦干净。他相比起已经开始醉醺醺的次郎实在是清醒,此时脸上还是没有太多红色。

他其实很能喝酒的,只是日常在本丸总是少碰,因为听说能喝的人喝醉了会异常可怕。谁知道到时候自己会不会干出什么费事。酒后乱性的例子自己可没少见过。

这么想着,他在众人的声音里又干了一瓶。

夏夜清爽凉快,星空下的灯火很是热闹。

全本丸的人都喝了酒,因为这实在是个重要日子。一期一振破例让小家伙们喝了一次酒,虽然只是一点点葡萄酒。

“大将,他们真是可爱啊。”药研拿着一个酒碗,他难得笑嘻嘻的,似乎是喝醉了。他看着不远处的小短刀们,眼里尽是愉快。

真是个小大人呢。杨彻看着总是用一副大人口气说话的药研,笑叹了口气拍了拍人的肩膀:“回去记得解酒。”

“我早就吃过解酒药了,醉不了。”药研摆摆手。

也许喝醉的人在那边。经过提醒,杨彻往不远处看去,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往这边踉踉跄跄地走过来。杨彻夜视不是特别好,但过多的关注足够让他认出来——五虎退!

几只小老虎跟随在五虎退身边,生怕主人一不小心跌倒在地。

并没有跌倒在地,在离杨彻几步远的时候他被一只小老虎拌倒了。他向前摔去,被眼疾手快的审神者冲上来护住了。两人一起摔坐到了地上。

五虎退在杨彻怀中揉了揉眼睛,抬头看着:“抱歉……主人……”

杨彻吸吸鼻子就闻到了他身上巨大的酒精味,拍拍他的后背道:“喝多了。”

似乎能听到心跳声。

小男孩把头伏在男人胸口,果然听到男人的心跳跳动的急促而剧烈。

为什么呢,主人向来很淡定的。他抬起头看着男人,黑夜中金色的双眼被烛火一照更显得明亮,像是能把一个人的心都看穿了一样。夜视能力还算不错的他见到了主人虽然面无异色,但耳朵红得实在过分。

五只小老虎被桌子上的肉块引诱跑了,留下自己的主人。

酒精让神志变得模糊无比。五虎退伸出双手摸上了杨彻的耳朵位置。“主人,耳朵好红……”

杨彻点点头,想把他抱起来,忽然之间却发现他的脸近在咫尺。

白发的男孩气息粗的能喷到杨彻脸上,虽然没有喝醉却也有所影响,没几下他就被吹得面红耳赤。向来对类似事情很淡定的他终于不冷静了。说话声音干涩无比:“怎么了?”

五虎退对着他笑着。

因为主人很温柔,所以我最喜欢主人了。

一直以来,他都这么说的。

下一秒,小小的嘴唇如期而至。

甚至被小小的舌头舔了一下。

次日,审神者在被窝里缩了一早上。

杨彻把自己蒙在被子里缩成一个球还捂住自己的脸。耳朵极红,附带着脸上的黑眼圈。

虽然很不干净,但他从昨晚开始就没漱口。

原因大家都懂。

居然对小孩子下手了,这要放到现世,判几年来着?

他胡思乱想,脑子里都是一个人的身影。

他只觉得自己脑子都快炸了,仿佛有几万个敌人忽然出现。此时他不仅不知所措,更是希望时间可以停留在昨天夜晚。

星空灯火,拥抱接吻。

太没出息了……他这么批评自己,用手臂盖住自己的眼睛。

最终,在下午有了一个了断。

去表白吧。对,去表白吧,反正也藏不住了。

杨彻猜着现在一期一振已经暗堕,正拿着刀微笑着在门口等着他。

表白的时候五虎退和三日月在耕地。

杨彻站在田边,大声地喊了出来。把自己想说的,一直在心里憋了好久的,一股脑全一嗓子吼了出来,本丸似乎能听到他的回声。

五虎退手里抱着一打菜不知所措,脚边的小老虎不在意地地打了个哈欠。

三日月笑着问他:“如何?”

“啊……嗯……”

过了一会儿,杨彻见到了五虎退往这边走过来。一步一步地,异常坚决。

“主人……”

杨彻觉得自己心都快跳出来了,如果被拒绝了,他大概现场就会找个坑把自己埋了。

晴空之下的少年巴眨着与阳光同色的眼睛。

“我也是。”

一直以来,都最喜欢你了呢。

——————end——————

评论(6)
热度(95)

© 病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