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猫

病猫/杨彻

头像画师辰星
背景画师阿氢

此号为刀乱同人主页。偶尔会发一点小牢骚和日常。会清主页。

我流本丸 综合乙女婶
正片以自家审×刀为主cp
现在偶尔会发点以审神者为主的互动

乙腐通吃。喜欢就推,慎关。

【刀乙女/all婶】本丸奶爸大作战(a左文字篇,b栗口田篇)

◎本来是六一儿童节贺文。

◎然后变成了我妹妹的生日贺文。

◎感谢上天在我5岁的时候赐予了我一个天使。

——————

这里回头放目录。

——————
本丸奶爸大作战

a.

中午饭点的时候,审神者还是没有出现。

这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审神者在没有紧急工作的时候常常会赖床,但生物钟使她就算没人提醒也会在中午饭点的时刻自己醒过来。

宗三看着一桌子的佳肴就快冷掉觉得有些可惜,于是对近侍江雪说:“主人要是知道她错过了她最喜欢的菜可能会后悔到哭。”江雪会意,便到审神者的寝室去叫人了。

敲门三次,通常情况下说就是屋里没人,或者是不想理你。前者已经被证实不存在,后者出现的可能性也不大,早知道昨天审神者可是相当开心地睡下的。有几种可怕的想法从江雪脑子冒出来,促使他不顾礼貌直接推开了门。

映入眼帘的是杂乱的床铺和旁边折叠整齐的衣物。

床铺间有一小坨东西在动,等江雪看清楚之后,门被重新轻轻关上,又再次打开。

石切丸本准备去找三日月商量一下今天的行程,中途却被江雪左文字给拦下了。

本来有事拦人很正常,但问题就在于拦人的脸色实在是太难看了。

有多难看呢,如果说江雪平时的表情是“我不高兴”,此时的表情就是“我太绝望了”。何况他一开口就说:“笑面青江不和你在一起?”居然连语速都变快了不少。

石切丸一脸蒙,还有大部分是被他吓到了:“笑面?他为何要和我在一起?”

“主人曾说,这个地方一旦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就让你和笑面作个法……”

“做法!?主人都对你说了什么!?”

等看到宗三怀抱里那个小小的女孩儿时,石切丸指尖拿着一张符咒,话都说不稳:“祛、祛邪……”

那个在宗三怀里打瞌睡的小姑娘,是他们的审神者!

宗三却一如既往没有多大变化,手掌在小孩背上一下一下拍着。

安定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问江雪:“你确定是我们的主人吗?不是主人的妹妹之类的?”

长谷部迅速打断他:“绝对是!虽然一时半的确有些模糊,不过你仔细看看她的五官,长大后绝对和主上是一样的!”这么说着他还一边用手指轻轻地碰碰小孩的脸,小孩吧咂了下嘴。

到底怎么了?所有人都在这么问。

“会不会真的是灵异事件什么的?”鲶尾举手发言,然后目光转向石切丸和青江,“要不你们真的跳个大神什么的,没准主人就会恢复啦?”

“为什么是跳大神,主人究竟和你们说了什么!”

大人的世界太闹了,宗三让小夜带着小审神者去安静点的地方呆着。

小夜并不太会抱小孩,一手挽着腰一手扶着屁股实在是别扭,他坐到与兄长们常坐的走廊边,让女孩坐在他的腿上,手支着她的身体保持平衡。如果审神者是平时的尺寸,此时这个姿势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小孩儿头抵在他的胸口上,呼出的气带着温暖的感觉。小夜模仿着之前宗三的样子,在女孩的背上轻轻地拍着。

他用一只手臂为她挡住吹得有点大的风,像曾经她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他一样。

b.

这个本丸始终是要正常运作的,即使审神者变成小孩子也要一切正常。

其他人回归岗位,除了出阵以外的事情都要做。

总得有人要接下照顾小审神者的任务,本来很多人都十分愿意的,但最终被一期一振得到了权力。

因为他的弟弟最多,看起来就他最会照顾小孩。于是他就交给了自己的弟弟们。

药研推断小审神者此时的年纪大概处于幼儿的4~5岁时期,正是最麻烦的时期。

“大将之前叫这个年龄的孩子什么来着?”厚摸着下巴陷入思考,看着刚睡醒的审神者在床上伸懒腰。

双胞胎一个一边跪在床旁看着,问道:“需要什么吗?”“想喝水吗?还是吃东西?”一唱一合相当默契。

然后床上的小孩用尖细的嗓音大哭了起来,把所有人号起一声鸡皮疙瘩。

后藤听到了厚之前的问题,捂着耳朵大声回答:“熊孩子!大将现在就是个熊孩子啊!”

关于熊孩子的定义,审神者是和他们讲解过的:拥有一切至高无上的权力和破坏力,澄清的眼睛和你永远也不会预料到的行动能力。他们可以是萌化所有的小天使,也可是让你手足无措的超级大魔王。绝世好嗓子哭起来惊天动地,如果父母也一样极品,则可以毁天灭地。

如今魔王才刚刚开眼,就让大家见识到了她的威力。

当众人觉得自己几乎失聪时,博多从怀中摸出几枚小判塞到小孩挥舞的小手里,小审神者看着手里的新玩意觉得好玩,一吸鼻子不再哭了。

就在博多和大家觉得总算是没问题了的时候,他们看到审神者拿起一枚小判准备往自己嘴里塞,不约而同地叫着“别别别”一拥而上把东西抢了回来。

失去玩具的熊孩子又哭了,比上一次更大声,更尖锐。

五虎退和他的小老虎们被这震耳欲聋的哭声整得缩成一团,骨喰坐在旁边捂着耳朵有些不耐烦:“现在怎么办?”

药研正在翻自己放药的包找安眠药,秋田在审神者旁边解下盔甲,尝试吸引她的注意力。

直到一只眼熟的狐狸从门缝里钻进来,熟悉的声音说着:“果然和他们说的一样呢,主人大人变成一副孩童模样了!”身后伴随着一个白发男士。

此声一出,哭声恰止。

小孩盯着小狐狸看了良久,然后自己用小手摸了把脸准备爬过去。

众人心领神会,不等鸣狐反应就在小狐狸的叫声中把狐狸抓到了审神者面前。

审神者吱吱呀呀的叫着,抓住狐狸抱怀里。也许是把狐狸扯得有些痛,就能听到小狐狸痛声。

一期一振走过来拍拍鸣狐的肩膀。“为了主上,委屈小叔叔的宠物了……”

鸣狐看着小审神者的笑脸,轻道:“无妨。”

tbc——

评论(1)
热度(152)

© 病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