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猫

病猫/杨彻

头像画师辰星
背景画师阿氢

此号为刀乱同人主页。偶尔会发一点小牢骚和日常。会清主页。

我流本丸 综合乙女婶
正片以自家审×刀为主cp
现在偶尔会发点以审神者为主的互动

乙腐通吃。喜欢就推,慎关。

【刀乙女/三日月婶】我的本丸每天都是盛世

【本丸第一部队全员满级贺文
主三明婶,副all婶,没确定恋人关系
这个游戏再玩个几年也不会腻。】

————————

0.
本丸里的第一部队全员毕业了。
真是一个写东西的好理由。于是我就写了这篇。
近侍三日月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我记得您曾经说过每把刀满级都会有一篇贺文来着,何时变成了段子……”
我微笑着把他推出了画面外。
老年人就是啰嗦。

1.
我的初始刀是清光,初锻刀是药研。
但我的第一部队里却没有这两个人。理由有点复杂。
那时候5小时的远征刚开,我把他们送去远征了。结果刚好又要出阵,于是就把同等级的蜂须贺与鸣狐补上了空位。就形成了我现在的第一部队。
第一部队成员:爷爷,狐球,鹤球,被被,鸣狐,蜂须贺。

2.
先从我现在的近侍三日月宗近说起吧。
他是我第一把加御礼所锻出来的刀,然后用完了我前期的欧气。想想我50级之前没有大太刀,70级之前没有除了鹤丸的任何4花刀,现在怎么想都和这把所谓的“欧刀”有关。
而那段时间我看花丸,被短裤们对一期哥的想念感动了,就对他说:你去五图把一期带回来呗,你看他们等一期等得多辛苦啊。”
他一如既往地笑嘻嘻地说:“哈哈哈,您先把一期一振的弟弟们接齐吧。”
一箭穿心。那时候我栗田口差着厚和平野两把欧短。
“啊对了,我们三条的岩融不也差着嘛,您啥时候给锻出来?”
双管齐下。我三条刀派就差着岩融。
“不就是因为我非锻不出来,才让你们去捞嘛!”我有气无力地回嘴。
三日月笑着摇摇头,望天长叹道:“您非,我们不也捞不到吗……”
虽然知道这些都是实话,但我还是在那一时间认真考虑要不要把他刀解了。

3.
蜂须贺虎彻没有成为我初始刀的原因,很大一部分就是他的铠甲太闪了。
他是一个骄傲的人,很歧视赝品。当初编队的时候我就很担心他会和山姥切合不来,但事实证明仿品不是赝品,到现在他还在鼓励被被抬头做人,要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就这样一个歧视赝品的人,给我带回了虎哥。
……你是傲娇吧?!
“我怎么知道会遇到他?我当然不想遇到他也不想碰他,但作为一把虎彻真品我无法对一把刀置之不理!还有,请不要让我和他一起做任何任务!”
对此,虎哥也就是一副“他开心就好”的谜之宠溺态度。
这两人的相处方式好少女啊……怎么办啊更想让他们一起出任务了。
话说蜂须贺能开出城管来也算是意料之外啊,他向来带队很稳,就算在城管图也很少开出来的。因此不想遇到城管的时候我都是让他带队的,通常都很放心。

4.
与之成为两个极端的,就是鹤丸。除非特殊时期,否则我都不会让他带队。
原因是他进城管图遇到的城管,真的,太多了。
一趟8个点的图能让他遇到5个城管,变相意义的欧。在遇到第5个的时候我好像见到他对我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开不开……”
我,我不……我不是……我没有……
也许是感觉到我的悲愤,鹤丸从那次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一趟路可以遇到这么多城管的事情,但少则两多则四,这样刚好在队伍的承受范围内。
如果这个技能不用在某把刀的检非掉落率up上,那就是天暴珍物。
一天下来大丰收,算是虎哥。
大家都收了或大或小的伤,都被送去了手入。
“辛苦了……”我这么说着。收获了所有人的无所谓。
鹤丸只是在那里思考着什么,忽然就不说话了。
第二天,我在邮箱里看到了虎弟。
鹤丸准备从背后冒出来吓我但没成功,无奈下只得把注意力转向在本丸里的大家打招呼的虎弟。“你一直很希望他来吧?开心不?”
“不如说很惊喜……”
“是吗,哈哈哈……那就好。”

5.
清光之外的第一把打刀就是山姥切。
因为他总是很自卑,所以我常常安慰他:虎哥被蜂须贺讨厌成那样都没在意的,你何必和自己过不去呢。
然后他就不理我了!
我的本丸里有一半的刀都是被被给带起来了,真正意义上的奶爸。
话说回来在他成为我的近侍的时候,每天都叫我要对他失望,出阵给我带回来了萤丸,江雪左文字,一期一振,还有一直卡了很久的岩融……甚至还有三日月宗近三号机。他算是我的欧神。
“你看,你有那么好……”
我夸他的时候他十分不屑地切了声,背过身走了。
然后派他去远征,是大成功。
他这么好,怎么可能不期待呢?

6.
鸣狐是整个本丸里我目前最喜欢的刀,不管从哪个方面。
他带队十分迅猛,经常一发王点。虽然这样会错过许多资源,不过真的是刷王点必备。我的许多沟多的图都是他带过的。
“哎呀呀,被主人大人这么夸,还真是有点不好意思呢……”小狐狸骄傲地晃起了尾巴。
“……嗯。”
“鸣狐高兴到说话了!”
毕竟是还没加入本丸前就很喜欢的刀啊,不夸夸怎么行呢。
我去厨房找吃的,见到鸣狐和小狐丸正在津津有味地做着庆祝毕业的油豆腐。小狐丸对我招手:“主人,做油豆腐的材料快没有了!”
顺手勾起鸣狐的手:“走,出去买东西。”
“好。”

7.
相比起鸣狐稳重令人安心,小狐丸则是最让我担惊受怕的。
因为他太容易受伤了。不管在几号位,他永远是受伤最早、最严重的那个。我尝试用金刀装破解诅咒,无奈还是陷入了轮回。
“其实受伤也蛮不错的,因为回来就能见到主人了。”他一边手入一边无所谓的说。
可是我很有所谓啊哥,知道你的修复花了多少资源吗?小狐丸是我目前唯一一个会在修复看资源的刀,因为他用的修复资源总是比别人多。
“这样也挺好,受关注嘛。”
……这似乎是一个大型动物再用种奇葩的方式对我撒娇。
后来我发现一个玄学,就是出阵前我摸摸他,帮他顺顺毛,受伤情况就会好很多。但如果一忘了,结果就会惨不忍睹。
是时候培养他独立了。

8.
“原来是每人一个段子啊……”三日月一副很失望的样子看着我的手写文稿,把本子放回我面前的办公桌上,修长的手指轻轻在桌子上敲了敲。“我和大家其实挺期待在同人文里能和主人谈恋爱来着。”
我毫不留情地打断他:“我们才认识多久啊?一见钟情那个梗现在在这儿只能用在五虎退身上好吗。”
门外路过的小老虎听到有人再叫自己的名字,好奇地把头从门缝里伸进来看看,又缩回去。
鸣狐端着盘油豆腐进来,小狐狸招呼着:“大家来吃一点油豆腐放松下好了——”
“不过,还真是期待主人最终会选择谁呢。”小狐丸如此说着。
一句话,莫名让气氛多了几丝火药味。
“不管是谁,”抱着手靠在墙上的蜂须贺说道,“我相信主人不会眼光差到选择一个赝品。”
“也不会是仿品……”一直躲在角落里默不作声地被被忽然接嘴。
就在我准备吐槽他们把我的人生方向定义成什么的时候,大门突然一声巨响后被打开。
“我回来了,各位久等了……嗯?还是已经开始了?”来者一席白衣,是远征归来的鹤丸。
这下第一部队人齐了。
我双手合十,起身道‘“各位,今天的演练场就拜托你们咯。”’
“是!”

9.
作为审神者,一般来说都会受到满级刀的质问。“您会不会继续使用我”之类的。
我家刀除了三日月宗近其他也都问我了,对此我的回答都一样的。“会,当然会。而且不止是演练场。”对此他们都十分高兴的样子。
这样就对了,作为一把刀,就算是最高级也不能像江雪那样渎职。
只剩下三日月了。他去饲马时我去找他。本丸里的马都很喜欢他,经常缠着他不放。
“你的立场呢?是像他们一样仍旧想去战场,还是在本丸里留守养老。”我给了他两个选择,但私心认为后者更适合他。
他正在笑着摸马的头,眼睛微微眯起看着这边。
“我很喜欢马。不管是骑着上战场还是在这里饲马。”
遵循主命。
这是我最想要的回答。

10.
夏日炎热,夏夜闷热。
我坐在走廊上乘凉。衣服解开了很多但就是忍不住得热。
就在我准备解到里衣都快露出来的时候,有人从身后走过来坐在旁边抓住我的手,“太不雅了。”
“管他雅不雅,我快热死了。”即使这么说着,我还是把衣服勉强穿工整了。三日月手中的扇子对着我缓缓晃动着,虽然不如强风来劲,但也算舒适。
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坐了会儿,我干脆把身体挪开了点,侧身躺倒下来,头靠着三日月的大腿。他配合地调整着姿势,手中扇子扇动的节奏不快不慢。
天上漫天星空,地上丛林萤光四起。
我看着几只跳跃的萤火虫发呆。然后听到三日月说:“这是我们和主人度过的第一个夏天呢。”
适宜的温度让我有些困。我迷迷糊糊地回答:“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仿佛喝醉的人,我就一直这样说着,起到了数羊的效果。
恍惚之间,睡着了。

三日月听着审神者的声音慢慢低沉了下去,最终变成稳定地呼吸声。
扇子慢慢的晃着,逐渐停下。
小姑娘已经睡熟了,在他腿上翻了个身头朝天。他低头看着她,她在睡梦中努了努嘴。

她和他们有很多个夏天、秋天、冬天、春天。

——————end——————

评论(5)
热度(81)

© 病猫 | Powered by LOFTER